首页 综合频道行业资讯正文

商用清洁机器人赛道创业道路险阻,国内16家创业者“老板”有话说

受益于机器视觉、3D视觉、slam技术的进一步发展,机器人拥有了“眼睛”,各种移动机器人从demo走向落地,进而走向商业化。

其中,商用清洁机器人赛道变得异常火热。

一方面,清洁需求与劳动人口的脱节,给清洁市场创造了需求;另一方面,AI、机器人技术的落地,以及整个产业链的发育成熟,为商用清洁机器人的发展奠定了基础。

伴随着多年的市场教育和打磨,商用清洁机器人涌现出爆发的征兆:一批创新型公司陆续成立,各种清洁产品如雨后春笋般亮相于市场。

为此,掘金志梳理了商用清洁的主要玩家,并采访了其中部分创业者,将他们的创业故事,以及对商用清洁机器人市场、产品的不同思考进行总结提炼,以飨读者。

1、前阿里王刚创业:从好望角到新生纪


2022年初,原阿里副总裁、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负责人王刚离职的消息不胫而走,不少人猜测其可能加入某一自动驾驶公司,或者自己创业,但不会离开自动驾驶行业。

随后便有消息,称王刚已在清洁机器人领域创业,新公司名叫“新生纪”,已经获得来自高瓴资本、光速中国的数千万融资。

有从业者告诉掘金志,王刚的创业项目起初叫“好望角”,一个美好却又暗藏波涛汹涌的名字,非常贴合商用清洁机器人现状,但后来不知何故改名“新生纪”,或许是对离职创业的总结:从0到1,即新生。

王刚的辉煌履历不必赘述,下场商用清洁机器人也并非脱离本行,因为商用清洁机器人会用到大量与自动驾驶相关的技术,但是做好产品也并不容易,毕竟清洁为先,王刚虽强于自动驾驶,相关的清扫技术也需要时间打磨积淀。

有传闻称,王刚开始做了一款擦窗机,在被投资人“诘难“以后,才开始做清洁机器人;但也有业者表示,王刚有自己的想法,想做一些差异化,擦窗机只是试探。

目前,新生纪的团队保持在数十人,正加班加点打磨产品,相信不久之后,demo便会亮相市场。

2、高仙程昊天:to B赛道存在明显的头部效应


就现阶段,在商用清洁机器人领域,高仙保守估计占了7成以上的市场,是无可争议的行业第一。

2021年,高仙获得了来自今日资本、软银等深口袋的12亿融资。按照一名投资人的说法:当时想投高仙的机构从上海排到了北京,有的甚至等了一年半。可见这几年高仙在资本市场上一直如鱼得水。

高仙创始人程昊天毕业于剑桥大学,属于海龟系。据业内人士爆料,他与机器人的关系始于2010年上海世博会,当时世博会上用到了一些机器人,或者说自动化设备,而程昊天负责了其中的一些项目。

2013年,程昊天正式创立高仙自动化,起初做导航模块,当时的创业项目走了上海市的雄鹰计划,天使轮融资源于上海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,共200万元;整个团队只有8个人。

2014年10月,高仙才发布第一款清洁机器人。但据业内人士透露,当时机器人项目并不如现在火热,资方更青睐人工智能、大数据等公司,因此直到2018年,高仙才获得A轮融资,4年时间里几乎融不到钱;同年,秦宝星加入高仙,担任CTO。

随后,伴随着人工智能落地难的症结,以及自动驾驶的火热,机器人赛道投资在沉寂一段时间后,开始重新焕发生机。许多机器人公司获得了新的融资,将产品推向市场,而得益于在商用清洁领域的深耕,高仙先后获得了数轮融资,成为行业独角兽。

在接受掘金志采访时,程昊天认为,商用清洁机器人不是模式创新,而是产品创新,所以不存在模式上的降维打击,而产品本身需要时间打磨、市场验证,整个周期大概需要5-6年。因此一些跨界行为,在他看来非常有难度。

另外,程昊天认为,商用清洁机器人市场规模很大,竞争者都有机会,但由于to b领域的特性,产业链条很长,因此存在明显的头部效应。

对于如何维持护城河,程昊天表示,技术、产品矩阵以及运营,是塑造产品壁垒的关键。

3、达闼科技黄晓庆:机器人是人类的“第三台计算机”


黄晓庆1982年毕业于华中科大电信系,学电子工程专业,后于美国伊利诺伊州立大学攻读电子工程与计算机科学,获硕士学位。

黄晓庆曾任职贝尔实验室,后担任UT 斯达康公司高级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,并于2007年出任中国移动研究院院长,2015年创立达闼科技。

达闼科技是一家云端智能机器人运营商,从事云端智能机器人运营级别的安全云计算网络、大型混合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平台、以及安全智能终端和机器人控制器技术的研究。

2017年,达闼获得了由软银、富士康、深创投等资方的1亿美金A轮融资。2019年又获得来自软银、金地集团等的2.7亿美金B轮融资,并于当年赴美股上市,后续被美国商务部列入“实体名单”,上市受阻。2021年,达闼又获得来自东方富海、中科招商,上海国证集团的超10亿B+轮融资。

在商用清洁机器人领域,达闼推出了CCLE系列机器人,适用于室内外多种场景。黄晓庆曾表示,机器人是人类除PC、手机以外的第三台计算机。

4、禧涤智能韩龙:创业是场马拉松


2012年,韩龙加入香港中文大学先进机器人实验室,攻读机器人学方向的博士研究生,师从中国工程院院士徐扬生。

当年,先进机器人实验室与深圳联想研究院进行了一次项目合作,开发台千元级别的家庭监控机器人样机,利用普通摄像头实现室内导航、人脸识别、手势识别等功能。当时,韩龙负责移动底盘的设计及底层运动控制系统的开发,这使其对自主导航产生了极深的兴趣。

2015年,一心想要创业的韩龙在导师徐扬生的帮助下,创立了灵喵机器人公司,并获得两百万启动资金。一年之后,灵喵发布了第一个激光自主导航模块NPU,即全场景移动机器人自主导航模块。

2018年底,灵喵机器人被禧涤智能收购。彼时灵喵虽然积累了50多家客户,但销售额并不多,没有融资,现金流非常紧张;而禧涤智能则恰好缺一支机器人研发团队,因此这起收购并未受到太大阻力。

韩龙带着近20人的队伍加入禧涤智能,其本人担任联合创始人兼CTO,开启合伙创业生涯。

2020年10月,禧涤智能获得了来自Star VC的战略融资,并推出了T1、C1等产品,聚焦于“清洁+AI+美学”。

5、酷哇何弢:无人环卫商业化


2008年,何弢毕业于上海交大电子信息专业,随后前往日本东京工业大学,获硕士和博士学位。

何弢曾师从机器人大师Hirose Shigeo ,担任机器人实验室Hirose-Fukushima Lab的特别研究员;2012年底,回上海交通大学任教。

2015年8月,何弢在上海创办酷哇机器人,聚焦于城市复杂场景下的自动驾驶和智能网联技术的研发、应用。

具体到商用清洁机器人领域,酷哇的业务主要是城市环卫场景,已推出酷哇麒麟、浩克、独角兽等自动驾驶环卫作业专用车/机器人。

融资方面,酷哇已获得6轮融资,最新的D1轮融资发生在2022年6月,领投方为亚投资本,具体数额不详。

6、智行者张德兆:“两头挤”,进入城市环卫


从智能驾驶切入商用清洁的玩家很多,智行者便是其中一个。

智行者CEO张德兆毕业于清华大学汽车系,从2009年开始在ADAS领域创业,于2015年创办智行者。智行者主要研发无人驾驶汽车大脑,整个团队接近500人。

张德兆曾表示,智行者采取“两头挤”策略,一头聚焦低速如环卫、巡逻车;一头聚焦越野场景;挤到中间才是乘用车。

而在低速领域,智行者已推出“蜗小白”等用于城市环卫的无人驾驶清扫车,整车集成激光雷达、摄像头、超声波雷达等传感器,可实现自主作业。

在融资方面,智行者先后获得了6轮融资,资方包括顺为、百度、京东等深口袋。2021年初,智行者获得了来自淳信宏图投资的战略融资。

7、麦岩李宇浩:商用清洁市场很大,远没有到达短兵相接的地步


李宇浩毕业于北航物理系,2004年开始先后在京东方、安盛、英飞尼迪、联想、乐视、融创等企业做过工程师、投资人、高管,最终于2021年6月下场创业,创立麦岩智能。

麦岩智能主要做精品型商用清洁机器人,聚焦于高端住宅、公寓、酒店等中小型公共区域的清洁,目前已经发布产品“极光壹号”,即将推出另一款“极光壹号pro”。

2022年2月,麦岩智能完成了天使轮和preA轮融资,资方为耀途资本,元禾原点、界石投资、雅瑞资本等。值得一提的是,李宇浩在创业过程中,得到了王田苗教授的帮助,除了输出项目经验以外,王教授也是麦岩的天使投资人。

李宇浩认为,商用清洁市场非常大,虽然现在不少玩家涌入,但远没有到达短兵相接的时候,清洁机器人企业应该先合作,把市场做起来,把蛋糕做大,大家都有的吃。

另外,商用清洁机器人不存在线性增长,而是在成本、产品达到临界点时,呈爆发式增长趋势,伴随着人口老龄化以及人口结构的调整,未来的商用清洁机器人市场会逐渐爆发。

李宇浩表示,商用清洁机器人不可能一步到位,而是需要从场景做起,渐进叠加数据、场景,然后做优化迭代,最终达到真正意义上的自动化。他认为,商用清洁机器人市场走向成熟的标志之一,是市场上出现足够多的产品,客户能在不同的品牌之间做选择,达到完全竞争市场的状态。

掘金志曾独家采访李宇浩,详见:李宇浩:工程师、七家上市企业高管和努力「犯错」的机器人「西西弗斯」

8、汤恩崔彧玮:90后学霸创业


2010年,崔彧玮本科毕业于中科大少年班物理学专业,随后进入美国马里兰大学研读神经与认知科学专业;2014年,博士在读的崔彧玮加入Numenta,并成为Numenta唯一的华人员工。

2015年,博士毕业之后,崔彧玮在硅谷工作,曾与人工智能领域专家杰夫·霍金斯(著有《人工智能的未来》)共同撰写了多篇论文。

同年,美国iRobot公司推出世界上第一台以视觉导航为工作原理的扫地机器人,引起了崔彧玮的注意 ,他开始关注AI视觉+机器人的落地及商用。

2016年底,崔彧玮加入珊口科技,担任联合创始人兼CTO,珊口科技专注于基于类脑计算原理的视觉AI技术的创新技术和产业化,提供人工智能算法和整体方案。

2017年,从硅谷回国后,崔彧玮一直在思考和观察AI技术的产业化方向和项目落地,并于2020年创办汤恩科技,聚焦商用清洁机器人的技术应用与商业化。

目前,汤恩已推出了首款商用清洁机器人TN70,并与卡赫、浩睿等国内外清洁设备企业达成合作,相关的清洁机器人在上海虹桥站、常熟站、上海站等高铁站试运行。

2022年初,汤恩获得了来自碧桂园创投领投,创想未来资本联合投资的数千万天使轮以及Pre-A轮融资。

9、景吾郭震:“底盘+应用”已是红海


郭震毕业于奥克兰大计算机专业,毕业之后曾就职于新西兰GFG银行系统公司。2010年,郭震从海外归国,创办了上海新世纪机器人有限公司,运作其家族产业GQY视讯孵化的“智能单警”两轮车项目。

随后,郭震担任GQY视讯的执行总裁,积累了管理经验。2019年,郭震将机器人业务及团队从母公司剥离出来,单独成立“景吾”,聚焦于地面场景以上的清洁。

在接受掘金志采访时,郭震表示,当前绝大多数清洁机器人都是做地面的清洁,地上场景的清洁如洗漱台、镜面、马桶、淋浴间等,却很少得到解决,因此景吾就是要解决当前市场存在的另一重痛点,这也是景吾的差异化核心所在。

在郭震看来,底盘+行业应用的产品逻辑,属于2D时代,除了许多清洁巨头在做以外,不少清洁机器人公司也在做,市场竞争非常激烈,后来者想要打破壁垒非常难。但3D清洁是一个全新的品类、新的业务。

3D清洁机器人,需要在AGV技术的基础上融合机械臂、机器视觉、人工智能等更多技术,形成腿、手、眼“三位一体”的清洁,对综合性要求极高。

“对于机器人而言,3D跟2D的区别,类似于人从爬行到站立。”

郭震表示,商用清洁机器人市场很大,玩家们要坚持长期主义,应该从产业的角度做事,寻找差异化和价值增长点;而不是在产品、价格上进行内卷,内卷本身对行业有害无益。

2021年8月,景吾发布了面向酒店卫生间场景的清洁机器人,属于业内首款3D清洁机器人。同年,景吾获得了东方富海的近亿元A轮融资,以及来自深创投的A+轮融资。

10、哈工澳汀张伟:老兵创业者


与前面几位创业者不同,哈工澳汀的CEO张伟属于“体制内”创业者,他曾在清洁巨头坦能工作近15年的时间,属于传统清洁行业的“老兵”出来创业。

2019年,张伟创立了哈工澳汀,致力于研发和制造商用无人清洁机器人,并在国内首次创新性提出“无水清洁机器人模式”,其技术团队来源于哈工大机器人合肥研究院。

目前,哈工澳汀对外披露的信息并不多,但已经推出“小墨一号”“小墨二号”等产品,并且于2022年8月,获得了来自A股上市公司迪马股份战略投资。

11、真机智能刘智勇:从无人配送切入商用清洁


刘智勇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,博士就读于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,主要研究方向为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。2014年,刘智勇回国加入阿里巴巴,带领一个人工智能团队研发相关项目。

两年后,2016年7月,刘智勇在清华大学x-lab正式创立真机智能,聚焦于研发配送机器人,以解决“最后一公里”配送问题。

真机智能在清洁领域推出的产品为「真机青道夫」MINI-户内外通用商用清洁机器人,主要应用于医院、商场、大街、广场等公共空间进行环境清洁,除常规的地板清洁外,还可以对空气进行净化。

2018年,真机智能获得来自深圳惠程的数千万A轮融资。2021年底,蒙古能源以3254.6万元的价格收购真机智能65%的股权。

12、它人机器人潘鑫:目前,清洁模式仍是无人设备和人工并存


潘鑫从2009年开始从事机器人行业,负责产品研发,直到2014年,开始做机型应用,后考察发现,清洁市场潜力很大,于是开始做清洁机器人的研发、生产与销售。

2015年,潘鑫创立了它人机器人(iTR),将无人驾驶技术应用在清洁机器人领域,已推出M80/M120等洗地机与扫地机。2021年获得了来自玖兆康乾的战略投资。

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,潘鑫认为,传统清洁没有太多的附加值,理应被无人化、自动化设备取代,而随着保洁人员的减少,解决清洁需求只能靠自动化保洁设备,但现阶段的清洁模式一定还是无人化设备和人工共存。

潘鑫表示,清洁行业早期以业务端为主,不具备很强的科技属性,但随着技术、市场的拓展,商用清洁机器人将替代人力,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参与进来。

13、艾可胡海波:一款产品难打天下


艾可机器人成立于2016年,是从事商用清洁机器人研发比较早的企业,其创始人胡海波曾在华为、德国西克SICK传感器公司及Manu System AG 等公司担任高管,对激光传感技术、海外市场非常熟悉。

艾可机器人提供整体清洁管理解决方案,已有4条产品线、6款产品,涵盖清扫、尘推、吸尘等不同场景。比如首款iSmart洗扫一体机器人,可应用于超大空间,如机场车站等场景。

胡海波认为,不同场景中,需要产品具备不同流程、作业规范,不是一款产品打天下。并且,与家用扫地机器人不同,商用清洁机器人需要处理复杂的场景和频发的状况,对B端客户的了解尤为关键。

2021年9月,艾可机器人获得了来自汉能创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。

14、霞智戴安刚:机器人专家


霞智科技成立于2021年9月,虽然仅成立一年,但其背景却极为深厚:由中兴创始人侯为贵发起成立,中兴发展常务副总裁方榕担任董事长,主要团队则来源于中兴及其相关公司。

霞智本身定位于一家机器人创新科技公司,主要发力商用智能机器人,首先选择商用清洁机器人赛道作为突破口,逐渐向其他领域延伸。

戴安刚本硕毕业于东南大学,主修通信工程,曾在西门子担任技术专家,2011年开始在埃斯顿机器人担任总工程师;2019年担任博智林副总裁;后担任霞智CEO。

2022年6月,霞智对外发布了首款商用清洁机器人Skywalker 50,集清扫、消毒、环境监测等于一体,可兼容多种地面,对不同场景进行覆盖。

15、美房智高袁鸿凯:清洁机器人与地产数字化


商用清洁领域不缺乏技术创业者,也有不少物业公司入局,碧桂园作为国内有名的地产商,在机器人领域已投入重金,比如以建筑机器人为主的博智林,以餐饮为主的千玺机器人。

而在商用清洁机器人板块,碧桂园于2021年成立了美房智高子公司,由碧桂园服务集团副总裁,首席信息官袁鸿凯任总经理。

袁鸿凯毕业于北航,获软件工程硕士学位,曾担任希格玛公司总经理助理、京汉置业信息管理部总监等职位,2017年开始担任碧桂园服务控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,主要负责信息化解决方案及智能技术管理。

2022年7月,袁鸿凯甫任美房智高总经理。

作为地产数字化的重要一环,商用清洁机器人是未来解决物业管理人力缺失、提高管理能效的重要手段,也承载着碧桂园创始人杨国强的机器人梦想。

在2022年8月的CCE上海国际清洁技术设备博览会上,美房智高展示了商用清洁机器人C60、楼宇清洁机器人R40以及室外清扫机器人T180,成为商用清洁机器人领域的又一家新秀。

16、派特纳孔兵:机器人要贴近需求,减轻人的劳动


孔兵在机器人行业有20多年的从业经验,曾任ABB机器人售后服务部经理、库卡机器人(上海)CEO,2019年,孔兵入职达闼科技,任达闼科技副总裁兼前沿驱动(上海)总经理。

2021年6月,孔兵创立派特纳机器人,研发核心团队部分来源于此前就职的公司。当前,派特纳以商用清洁机器人为切入点,向全系列服务型机器人拓展。

在商用清洁领域,派特纳推出了晶磨机器人PAIPO和洗扫一体机器工人PAIWEE,可适用于酒店、医院、商超等室内地面各种材质的清洁,并拓展了消毒、巡检、测温等功能。

总结

在掘金志拜访的多家企业中,不少从业者给出了自己的观点,这些观点各有道理,不失为创业者、从业者之间的一次思想碰撞。但有一点,从业者们已经达成共识:人力清洁必然被机器人替代,而商用清洁机器人已经处于爆发前夜。

对于商用清洁机器人何时迎来拐点,有人认为会在3-5年之内来临,有的则认为需要5年以上;而在价格侧,有人认为终端成本做到3万元以内可以跑通商业模式,有人则认为应该在5万元(恰好一个清洁工人的年薪),有的人则更为谨慎,认为应该随产品本身变化,并无一个具体的数字。

以上文章节选自雷锋网!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qjsbhome.com/post/760.html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人评论 , 362人围观)
☹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

品牌推荐

分享:

支付宝

微信